大器晚成的张伯行,如何做到被康熙帝称为“天下清官第一”的?
清朝康熙年间,有一位名闻朝野的清官,他便是张伯行。张伯行生于清顺治八年(1651年),河南仪封(今河南兰考)人。生于清世祖顺治八年,卒于世宗雍正三年,享年七十五岁。也许是前史的偶然,后来焦裕禄便是在这里做县委书记的。张伯行自幼聪明好学,十三岁时就通读了四书五经,受父亲、祖父的影响,品德品质也很高。在康熙二十年,即公元1681年,张伯行考中了举人,四年后中殿试三甲八十名,赐进士身世。康熙三十一年,即公元1692年,补授内阁中书,四十一岁才开端步入宦途。张伯行自幼遭到儒家正统思想的教育,家学家教深沉。他熟读经史,深知“官无巨细,在得民心”、“民为邦本,本固邦宁”的道理。作为士人,他在野时民胞物与,心胸全国,砥砺品德,培养能力,出仕后廉洁奉公,实政为民。儒家自律、诚敬之道,对张伯行的为人、居官有深刻影响。他答复康熙皇帝的奖励时说过:父亲当年常常训诫我,当以廉洁报效朝廷。若受人一钱,不唯不忠,且是不孝。这种清凉耿介,开罪了不少上司,但康熙皇帝非常欣赏他“居官极为清凉,最不易得”。张伯行为官,总把大众的需求放在榜首位。康熙四十六年,张伯行初任福建巡抚,当地官员依照老规矩给他的官邸安置一新,奢华奢华,张伯行以为如此奢侈的摆设,“吾生平未尝用此”。当他得知、这些用品都是从当地大众处取来,当即命令偿还大众,乃至只运用上一任官员旧物。后来从福建调任江苏巡抚,途中极为俭省,据记载,这么远的旅程只花了二两银子。等他来到官邸,四壁徒然,仅小桌一张、床榻一副,虽然摆设粗陋,他却恬悠然自得。有官员写诗赞叹道:“一架绳床供众同,坐虚使院仰清风。”他在江苏官署的日常费用,大多也从河南老家带来,不运用公家钱物。张伯行终身出任过许多要职,尤其是做封疆大吏时,位高权重,其僚属学生等携礼拜谒,都被他都一概谢绝。在福建巡抚任上,张伯行写了一篇《制止馈送檄》,张榜于官署、巡抚衙门外:“一丝一粒,我之名节;一厘一毫,民之脂膏。宽一分,民受赐不止一分;取一文,我为人不值一文。谁云外交之常,廉耻实伤;倘非不义之财,此物何来?本都院既冰蘖盟心,各司道亦激扬同志。务期苞苴永杜,庶几风化日隆。”这篇包括六个“一”的拒礼檄文,传扬甚广,被收入清代许多文集、笔记,人皆誉之为为政清凉的“金绳铁矩”。听说康熙帝第2次南巡通过江苏时,从前召集训谕地方官,不光亲身推荐张伯行,并勉励他说:“将来居官好,全国以朕为明君。若贪赃坏法,全国笑朕不识人。”乃至在张伯行遭人栽赃,将被除名之时,康熙帝却仍旧信赖其人品官品,特加保全:“如此清官不为保全,凡为清官者何所赖以自安?”而且常以张伯行为榜样,召唤大臣们向他学习,“当惠爱大众,如张伯行为巡抚时,是真能以大众为心者也。”张伯行为官两袖清风、廉名满全国。但清凉之外,他为官恪尽职守,能为大众办实事、办好事,德才兼备,政绩卓著,使他真实成为一代名臣,因此被被康熙帝称为“全国清官榜首”。雍正皇帝即位后,对张伯行也很尊敬,军国大事都遵从他的主张。雍正元年,即1723年,升张伯行为礼部尚书,两年后,1725年的二月十六日,一代清官张伯行不幸病逝,享年七十五岁。皇帝赐谥’清恪’,意思是为官清凉,恪勤职守,很精确地归纳了张伯行的终身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